鸡肉酸痛

【续翻】The cave incident 二十二章

无授权续翻,渣翻

22.吸血鬼教子

阿兹卡班

2000年12月21日,深夜

“父.......父亲”

在短暂的一刻,Draco难以置信地松了一口气。那些暗地里折磨着他的恐怖画面没有一个转变为现实。他父亲仍然活着,既没有变成倒在血泊中毫无生气的尸体,也没有变成饥渴的怪物的食物。然而,就在年轻人看见他父亲喉咙上可怕的伤口时,恐惧又充满了全身。

“快起来,Draco,到我身后去”Lucius的脸因痛苦而扭曲,他的视线从未从吸血鬼身上离开。

Draco不假思索地照做了。让他吃惊的是Leontina没有做出任何阻拦,她只是用一种有趣的表情看着他们。

“老马尔福”最终她叽叽喳喳地开口.“看到被关在铁栏后Voldemort的马屁精仆人是多么的意外,你做了什么使你的主人如此不高兴?”她歪嘴一笑,石墨般漆黑的眼睛冷酷的转向他的儿子。“小子,我猜这也是你反抗的原因,你这么急忙地来救你爸爸,看着你们人类挣扎着去保护你们那毫无价值的生命真可笑,更搞笑的是看到你们为了那些所在乎的人而战斗。如果我是你们这可怜人类中的一员我大概会感到感动,真不幸我对你们的高尚情操一点也不在意。如果你想当英雄,尽管去吧,但是你必须学会付出代价,你必须知道英雄都会夭折,男孩”

她向前一步,两个男人不情愿地往后退。在她越发冰冷的怒视下Draco紧张地倒吸了一口气。

“领导者让我时刻盯着你,在你试图逃跑或者联系其他食死徒的时候阻止你。你两样都做了,像你这样犯错的蠢孩子必须受到惩罚。”她慢慢地舔了下嘴唇,几乎挑逗的吸了口气如同嗅到了猎物的狼。“虽然我总是与主教发生争执,但是我必须承认关于这一点他完全正确——巫师的血闻起来比麻瓜更美味”

当她靠近时Lucius紧紧握住手中的魔杖,他不允许自己露出丝毫害怕的表情,他十分清楚受害者恐惧的表情会使吸血鬼变得狂热。

“你不会这么做,Leontina”他冷静地说道,一边慢慢撤退。Draco急促的呼吸声打在他耳朵后面的皮肤上。他们又向后退了一步。

“很好,这意味着你们试图阻止我,愚蠢的行为。我等不及要看你们会怎么做”

她边说边蹲下,预示着她即将出手。Lucius不能犹豫太久,Draco的魔杖发出闪烁,但因为他的喉咙被一双冰冷的手给掐住了,未能发出任何咒语。

“父亲!”Draco尖叫着,用拳头猛击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脸。他短暂地扫了一眼,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比他大脑运转得还要快,眨眼间他被压在潮湿又肮脏的墙上,她冰冷的嘴唇紧贴着他的脖颈。

“太慢了”她对着他的皮肤轻笑,她温热的舌头抵着他的动脉,她张开嘴大口地吞噬这位纯种巫师的血液。

“你不能这样做!”Lucius哀求着,为这最后的机会放弃一切,“Negura将永远不会原谅你,如果你杀了他的教子的话!”

这声惊喊中断了Draco的恐惧,甚至中断了Leotina的攻击,她的牙齿轻轻擦过年轻人的皮肤,冰冷的触感消失了,Draco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由于太过震惊而无法清晰地思考,他不想考虑几乎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他父亲到底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Leontina低声询问。“这是你想的低贱的花招的,马尔福?如果是的话,我向你保证,你将面对我真正愤怒的样子”吸血鬼的声音不再柔滑,它保持着骇人的基调,让这个男人不自觉地颤抖。

尽管被深深地震惊到了,Draco试图克服自己的无力让自己恢复冷静。他不知道这怪物的声音和父亲所说的话哪种更可怕。他十分恐惧地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教子是什么意思,父亲?”

他感觉吸血鬼让到了一边,让他爸转过身去面对他的儿子。

这一幕令人震惊,Lucius表露出从未有过如此之深的罪恶感。他感到内心深处再也不想知道答案了,但是一切都太迟了,他的父亲已经开口了。

“我很抱歉隐瞒了你,我的儿子,尽管这是事实。你是Dragomir Lucian Negura,那位公认的领导者的教子。说来话长,我不认为这位女士......”他飞快地瞥了一眼处在困惑中的吸血鬼,“有足够的耐心让我解释”。

年轻人觉得空气变酸了,如果再吸一口气他就会窒息。他的膝盖突然无法维持他的体重了,他倒在了地上。

“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不.......我不相信,你怎么能....?他是吸血鬼!!父亲!吸血鬼是黑魔王的敌人!他几乎杀了我!他打算杀了我!”

“你依然还活着,Draco。他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决定放过你,我说的对吗,儿子?”他低声地辩解。

“这有什么关系,父亲!这令人发指!你怎么能这样对我!”Draco捂着脸痛哭。

“Draco”Lucius紧紧握住年轻人的肩膀低声唤到,他儿子转身把他推开。

“Draco,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吸血鬼,我不是唯一不知情的,甚至连黑魔王也没有怀疑!我承认我当时犯了一个大错,但无论我多么想改变过去我都无法改变过去”

他的儿子一言不发地用手捂着脸。

“原谅我,Draco”他恳求。

他安静地站了一会,他茫然地盯着地面,然后晃了晃头,平静地抬起头来,再一次假装在控制他的情绪。

“所以你说的,我有了教父?Dragomir Lucian Negura”他冷漠地说。“那是领导者的名字?为什么如此耳熟?”不管他多么努力他都难以不带轻蔑的说出来。

“Draco”他父亲低声唤他,他试图想让儿子感觉好受点,但是完全失败了。一阵无言后,除了他们的呼吸声和受伤的囚犯绝望的喊叫之外,什么也听不到。Lucius注意到Draco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他不知道这是在哭还是在痛苦地笑。他小心翼翼地托起儿子的脸,擦了擦他湿润的脸颊。他准备开口,但Leontina打断了他,她带着标志性的笑容优雅地走近他。她已经知道了她想要知道的事。

“你有机会么?小卢修斯”她好奇地问,尽管她已经知道了答案。她用一种甜蜜的语气开口道“你当然有机会,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趣的是狂妄狡猾的马尔福和名为Lucius的英勇小男孩可以是同一个人。我应该恭喜你,小家伙,相对于一般的食死徒而言你有很好的耐性,据我所知大多数Voldemort的仆人活不了这么久。你马尔福显然是个特例。”

Lucius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儿子,嘴角抽搐着。Leontina俯身轻笑着看着Draco。

“尽管如此,主教并没有要求让我好好照顾他的教子。他不像我们介绍这位教子是他的错。尽管他也许暗示过关于与你们的过去。事实上我最近没过多的关注过他,我们对他的暴行进行过相当激烈的争斗,为了报复我想要惩罚他,至少让他生点小气。杀了你似乎是最简单的方法,这能让我引起他的注意,我敢打赌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当我谈到你因爱和嫉妒所做出的事的时候”

Draco再一次靠在了墙上,他意识到他和他的父亲一直在躲避那个沾沾自喜的吸血鬼,直到他们被逼至绝路。

“我和你们没有私人恩怨”她友好地说道。“但如果你的死能实现我的目的我就不会浪费这个机会。我肯定Dragomir将不再监视我。但无论是你还是他珍视的Voldemort,他可能早就已经忘记你们了”

Lucius拼命抓住Draco的魔杖,试图举起来,但她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丢开了魔杖。

“站在他身边的人是我”她目光如火地嘘声道。“我不允许任何人把他从我身边偷走”

“我们不会那样做!杀了我们对你没有益处,因为他会恨你!”Draco紧紧抓着他父亲的肩膀大声叫喊。

“闭嘴,蠢小孩,你应该知道,可怕的杀手在长期关系中是保持冷漠的,另一方面,仇恨是我们生活的调味品,有时候,我们很容易跨过爱与恨的界限”

“你真变态!”Lucius咳嗽了一声,Draco迅速扶住了他。

“在我看来那只是凡人可悲的观点,小子”她恶狠狠地笑了。

她突然安静了起来。

起初Draco没有注意到变化,过了一会他终于注意到周围变得一片寂静。没有再听到任何哭喊声和尖叫声。监狱可能变得更险恶了。

“你们两个幸运的小子”Leontina低声讥笑,她走了两步之后下跪,与此同时,他们脸上蒙上一层长长的阴影。

一位高大的手里举着火把披着斗篷的人出现在角落。很快他克服了距离的差距,不久后就来到了他们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Leontina”他冷冰冰地开口。“你没有完全听从我的指示”

“是的,主教阁下”她低下头低声下气地回答到,嘴角露出了苦笑。

黑衣男子直起身来看着马尔福。自从相遇以来,这是第一次Draco看到这位领导者——他的教父时没有感到恐惧。他感到害怕,这意味着一个明显的转变。

“晚上好,Draco。请告诉我你在这里干什么?即使没有愚蠢的Leontina企图杀害你这仍然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当他注意到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手里的火把往下移了移。

“Lucius?是你么,我的男孩”

Draco感到他扶着的父亲全身肌肉顿时绷紧了。

“Dragomir”最终老马尔福沉闷地开口然后他几乎消失在领导者的怀抱里,他儿子只能在一旁诧异地注视着这一幕。他从未见过吸血鬼拥抱过任何人,即使在吸血鬼中也不常见,像他们那样的行为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将要吸食的准备。奇怪与否,事实是并不能拿普通吸血鬼的标准来衡量Negura。好像听到了Draco的想法一般,领导者笑着放开了完全石化的巫师。然后他用魔杖指着Malfoy受伤的喉咙,随手一挥,伤口愈合了,男人松了口气。

“走吧,我们之间还有很多话要谈”Negura再次愉悦地开口道,Draco随即察觉到他脸上挂满了笑容,尖牙也随之露了出来,他感到背后一寒。它另他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想法,相比吸血鬼而言,他更愿意为黑魔王工作,那要比这好得多。

至少黑魔王不会把他们当做一种潜在食物。

 

 

 

南英格兰,克劳利,克劳利医院

2000年12月22日 11:15

Harry舔了舔他干燥的下唇,调整了下他鼻梁上的旧眼镜。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病人名单上的名字直到他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毫无疑问,Daniel Rodgers是一位善良的人,在注意到他视力不太好的时候给了他这副眼镜。恢复相对清晰的视野无疑感觉很好,但是度数的差别使他感到头痛,尽管如此,他并没有向医生抱怨。Harry觉得当他从医院偷了个轮椅并从ICU绑架了一个病人后Rodgers不会很高兴见到他。他背叛了那个在他遇到麻烦时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一想到这些,他觉得自己像个垃圾。

要是有其他的方法就好了,要是他能解释他这么做的理由就好了。Harry很想告诉他他是多么想报答他。

但是像往常一样,他的英雄事迹注定被掩埋于众。他为什么要如此费劲心机?如果他是正确的,一半的英国魔法界巫师群体都能意识到他凶恶的意图,所以为什么不让麻瓜也这么看呢?

Harry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反复擦拭着嘴唇。在霍格沃茨战争中所发生的悲惨事故之后,他周围的一些人公开怀疑他对于光明一方的忠诚,每当回忆起这些,他总是很难过。他们指责他为了折磨一个失误的可怜傲罗而拒绝与Voldemort殊死一战。

那个可怜的家伙杀死了Ginny的事实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他自己的痛苦也不重要。在他们眼里他不应当有情感,他只需要战斗。

预言家预报的读者们也完全是这样认为的。人们都在需找替罪羊,有人因Voldemort的幸存而指责完好无损的Harry。他毕竟是他们的救世主,注定要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而牺牲。于是他们定了他的罪,他成了牺牲品。

Harry紧闭着眼睛,他感到太阳穴疼得厉害,尽管这不足以转移他的思想。他又重新思考了整个过程,控诉他的人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会把个人情感放在首位,他们可能也不会理解他仍有一颗心。不管他被迫面对多少次恐惧,他仅仅只靠一个奇迹幸存,没有任何事物能摧毁它。也许它的心现在已经支离破碎,但它仍未被摧毁,让他能明辨是非,他一如既往地跟随心的指示。毕竟,Dumbledore告诉他那是他最大的武器和盾牌,他完整的拥有它,他理应为此感到骄傲。所以,当他的心坚持要为Ginny的死报仇时,他无法不行动,当他的心在几小时前告诉他应该去救黑魔王时,他不能抗议。现在他的心督促他去保护这些麻瓜远离Voldemort的威胁时,他没有半点犹豫。

遗憾的是,他的心没有告诉他在没有魔杖和右腿被困在石膏里时该怎么做。

当他拉开在他面前的回转门时他停止了他的思维,带着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进入走廊。仅仅一瞬间,几个医生出现在他面前,Harry紧绷着肌肉坐在轮椅上,试图尽可能的不引起他人的注意。理所当然的,他失败了,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到质疑。他准备好开口时意识到到人们完全沉浸在他们的谈话中并没有再望向他第二眼。

他不得不承认,有时他非常幸运。他不希望浪费如此明显的机会,他转着轮椅的轮子进入之前大门紧闭的病房。进门后,发现没有好奇的医生在那里等着他,他安心地叹了口气。房间内安放着几张可移动式的床,较大的橱柜内放着防护鞋套,墙上有个小告示板。后面还有三张门,Walter Moore可能会在其中一个房间内。谁也不会希望Harry去拜访他。黑发的年轻人嘲笑着这个想法,把轮椅挪到靠近第一张门的入口间,往里面看了看。

他慢慢地谨慎地推开了左叶门,向里面张望。他能看到光从缝隙中穿过。他深吸了一口气,用了更大的力直至门完全打开。

Harry目瞪口呆地盯着白大褂片刻,然后他慢慢地低下头。

Rodegers医生站在那里,一脸惊奇地盯着他。

有时,在这种情况下,Hraay会想他是否是这个世界上运气最差的人。

年长的男人眨了眨眼睛,然后向处在惊讶中的Harry露出了微笑。

“你来了,Potter先生”他亲切地开口。“我正在找你,我们怕你迷失了方向。实话说,你如果很想看你的朋友你应该告诉我,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为你安排见你的朋友是件很容易的事,毕竟我欠你太多,对吗?”

Harry说不出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偷偷溜走使他更安心,还是他看起来像个白痴令他更气恼。他痛恨自己此时泛红的脸颊,值得庆幸的是Daniel好像并没有注意到。    

“呃......呃....他不是我朋友”他结结巴巴地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默。

“喔,当然,我差点忘了”Daniel说道然后绽开了笑容。“所以你现在想不想见他?”

Harry心烦意乱地点了点头,看着医生让到了一边示意他进去。Harry深吸一口气推着他的轮椅前进,准备再次面对他的梦魇。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看起来不再像他的噩梦了,因为他的外貌不是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一点,不,Harry确信他的外貌没有任何变化。最让他震惊的是Voldemort此刻没有恶意毫无防备的样子。这个被裹在毯子里可怜憔悴的家伙会是那个强大又邪恶的黑魔王?Harry感到难以置信,他停下了轮椅,呆呆地看着他。这副画面是如此是反常而又荒谬。也许他暗地里并不期望黑魔王会在这里,也许他更倾向于相信过去几天里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酒精导致大脑损伤而引起的疯狂想象。

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推翻了他的假想。

“你还好吗?Potter先生”一只温热的手搭在他肩上把他拉回了现实。年轻人摇了摇头,但是医生误解了他的意思。

“我应该料想到,看到他这幅样子对你来说你一定受到了不少冲击”他紧紧地抓住Harry的肩膀温和地说道。

“你什么也不知道”年轻人嘶哑地开口,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躺在床上的人。“我能靠近一些么?”他犹豫地开口,好像害怕他的声音会让Riddle醒过来。他紧绷着肌肉,下意识地防范着Voldemort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攻击他。

“当然”医生平静地回答道,Harry得到了从原地离开的动力向前靠近,他慢慢地挪动轮椅,直到停在了他的床边。

他详细审视了他的复仇者一段时间,确认目前情况安全之后他谨慎地向前靠近观察他苍白的脸。Voldemort看上去如此的和平又脆弱。年轻人从未想过用这两个词来描述他的外貌。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形容词,因为他研究的这张放松的面孔在通常情况下总是充满着太多的恶意。也许是因为他没有受到黑魔王典型恶毒的目光,离开了这种致命的视线,Voldemort的威胁光环就不再存在。

“他有双非常迷人的眼睛,对吗?”Harry立马回头,意识到另一个人的存在,Daniel站在床的另一边,一手拿着听诊器,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只像铅笔的东西。

“他鼻子上的缝也很独特。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接受这种整形手术”他说道,并伸出手去触碰黑魔王的脸,然后拨开他的一只眼睑。

Harry顿时脸色惨白,他甚至懒得向他解释,Voldemort绝不会允许这位外科医生那样去触碰他的脸。同时这也意味着Rodgers处在一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之中。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不会这样做”他试图警告他,但是Daniel只是笑了笑,然后用那个Harry之前看到的像铅笔式的小手电筒对着血红的眼睛照了照。

“没关系,他一直在沉睡,并且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将会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你看,没有任何反应”

确实如此,Harry靠在椅背上,他注意到深红瞳孔轻微扩张着,没有收缩,但无进一步证据表明他还清醒地活着。

“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时我很确信他戴着隐形眼镜,但我很惊讶地发现我错了”Daniel继续说道,Harry一想到医生是怎样知道这个事实时就浑身战栗。然后,医生的手离开了黑魔王的脸,换了一种仪器,Harry大松了一口气。

Harry找回了自己失去的声音,他开口道“你是第一个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眼睛的人。在我所认识的人里面大多数都觉得它很恐怖”看到一位医生在工作时如此镇定慎重,这不禁使人感到有些紧张。Rodegers注意到了的Harry的不安,他却十分泰然自若。

“是的,它很独特”Daniel一边把听诊器放在Voldemort赤裸瘦削的胸部,一边回话并将目光瞥向Harry的方向。“就像关于他的大多数事情一样,我不会将此归类为骇人的一类。如果仅仅这样就感到害怕,我认为有点过头了。”

他感到不知所措,在片刻的沉思之后,Harry决定不去争论这个问题,他宁愿紧盯着Riddle雪白的皮肤。他开始慢慢地放松,接着他注意到一些之前被忽略的小细节。黑魔王脖子上有一个可怕的新伤痕,他很好奇会是哪种野兽能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可能是未变身的狼人,或是吸血鬼。受了这种程度的伤还能活下来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了,他的胸口有块大面积的黑瘀青,这块引人注目的黑色痕迹和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想要知道黑魔王遇到了什么事。Harry的视线慢慢下移到黑魔王压在毯子上的左臂。他一看到他的整个手和手臂直到手肘部分全被石膏包裹着就忍不住轻笑。另一只手臂紧贴着他的身体,连接着两瓶输液。当Harry注意到那个装有可疑深红色溶液的容器时,他的笑容立马消失了。

“这是什么?”他屏息着问道,眼睛盯着塑料容器。

医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然后咧嘴一笑,“喔,那个东西.....你认为是什么?”

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Harry如同受到了晴天霹雳。

“你疯了吗?!”他感到难以置信,又气急败坏地对医生说“我的天,你怎么能给他输麻瓜的血?!”

医生回头凝视着他,一时语塞,几秒后Harry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如此生气。但Voldemort被赋予了麻瓜的血这种事让Harry有了如此反应。他已经预想到黑魔王如果发现了这一事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Harry此刻正经历一种犹如末日般的景象,Daniel环抱着双臂在胸前,犹豫着是否要开口。他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十分困惑地盯着年轻的巫师。

“我完全不知道你说的麻瓜血统是什么意思”,他说道。“但是我敢保证这是非常正常的A+型血液,它来自健康的捐赠者。它通过了所有的病毒测试,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呃....Harry?你看上去不太好,也许我该带你回你的房间”

Harry没有说话,他紧抓着他乌黑的头发,惊恐地盯着Voldemort。他的敌人仍然安静地躺在那里,脸上毫无意识地表露出快乐的样子,好像在嘲笑他似的。

“我们真该死”年轻人低语道,他的视线被眼泪模糊了。

“Harry”Daniel从床边绕过来,停在他的身边,他弯下身子,直视那双深绿色的眼睛。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请告诉我。或者让我猜一猜?他属于那类无论如何都要拒绝输血的人吗?关于他们有所争议的态度,我曾有所耳闻。但是,即使我知道他是这样的,我仍必须给他输血。由于大面积内伤,他自己本身急性缺血。在你们抵达医院时他仍然活着,这简直是一个奇迹。我承认,他的治愈能力也许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他的脾脏已经破裂,他的身体却成功地进行了修复,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是请相信我,无论我说他能够成功地活多久,如果没有适当的治疗,他终将会死去。”

他的手指了指几乎快见底的血袋论证到,Harry茫然地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医生。你不必特意向我解释。但是,绝对不要向他解释,如果你足够明智的话”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Daniel,Harry”男人坐在床沿一边观察着躺在床上的人一边微笑道。“他是我遇到过的最特别的病人,当然,每个见到他的医生都可能“痴迷”于他,这是他如此讨厌他们的的原因,对吗?”

“是的,Daniel,他确实如此”Harry点头答道。

年长的男人把听诊器放在他的脖子上,当他再次开口时,他的笑容转变为了悲伤。

“我想我也不应该告诉他,当我试图拯救他的生命时几乎弄断了他的三根肋骨。我想你应该看到了瘀伤。很遗憾我们不能使用除颤器做心跳复苏,只要我们试图那样做,保险丝就会被烧断。他肯定有一些神奇的力量去摧毁任何连接在他身体上的电子仪器。因此,我不得不像19世纪的医生那样去照顾她,这真的很奇特。”

 

Harry意识到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Voldemort的病床周围没有任何复杂的仪器。Harry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原因,那个洞穴事件足以证明一个强大的巫师可以把电力弄得一团糟。他希望他能想出一种听起来不愚蠢的,有足够说服力合理的解释。当然,他不能向医生说出真相。

“所以,他的心跳停止了一段时间”当没有想到任何聪明的解释时他宁愿开口说点什么。Daniel点了点头,然后加入了年轻人的行列,一起看着黑魔王陷入了沉思。

“是的,有好几次。我必须说,抢救他很耗费精力,虽然我从未想过要放弃他”他承认到,之后他们安静地坐了好一会。

当Harry终于再次开口时他的声音充满着坚定。

“我明白了,我觉得是时候完全重新考虑他对麻瓜的看法了”

“噢,又是这个词,它到底是什么意思?”Daniel好奇地问。

Harry看着这位年长的男人,第一次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它代表像你一样伟大的人的名字,Daniel,请不要感到困惑”

医生顿时眉开眼笑。

“老实说,Harry,只要不是一个抢劫犯我都不在意。现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将带你回到你的房间,你也需要休息了”

“Daniel”当医生站起来时,Harry紧张地从座位上挪动了一下,“在我们离开之前,我有急事要告诉你,我知道它看起来并不重要,但这是件很严肃的事。我必须在Walter Moore醒来之前把他带出医院,你是唯一能帮助我的人”

医生慢慢地挺直了肩膀,奇怪的看着他,但Harry对此毫无反应,他显得忧心忡忡。

“Rodgers医生,时间紧迫,他必须和我一起去伦敦,请带我们去那里,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你能帮助我么?”

Daniel转身沉默地看着Voldemort,然后又转背反复地盯着Harry。年轻的巫师不得不咬着他的嘴唇以阻止自己不停的乞求。

最终,年长的男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Harry,我想尽量地帮助你,但我不能。你知道这个要求意味着什么么?我不能为ICU病房的病人开许可证明。即使他有特殊的恢复能力,他也需要持续的医疗护理,至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带他离开意味着他的生命将受到威胁,我不能允许你这么做”

“Daniel,我像你保证......”Harry乞求道。

“你是医生吗?Harry”年长的男人打断了他。

“不是,但是.....”

“那你能向我保证什么?”

“在伦敦我有一些朋友,他们能帮助我”Harry接着说。他宁愿道出部分事实也不愿意说谎。该死!如果他有魔杖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不能联系他们来找我,我没有他们的电话号码,你应该知道,我所有的个人物品全部沉在了河底,医生你是我最后的希望”

Harry身躯向前倾靠,他充满渴望的眼神迫使Daniel移开了视线,最终他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不得不帮你,Harry,所以我明天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我向你承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会安排Moore先生转移到你的病房。Ross护士将会带你回你的病房”

医生离开后,Harry转头看向Voldemort。“该死”他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低声咒骂着。“你看,明天我们会离开.....如果那个时候医院还在的话”

 

 

伦敦魔法部

2000年12月22号 01:15

魔法部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Draco严肃地想,他和他父亲肩并肩地走过大厅和走廊。在夜晚的时候,这曾经是一个安静的地方。他记得当他们经过一群饥肠辘辘的吸血鬼时,他们看他们的眼神就像在看可口的美味。此刻他们很安全,因为Negura和Leontina就像他们的保镖一样走在他们的身后,他们在轻声地辩论。Draco在考虑是否应该利用这个机会问他的父亲发生在阿兹卡班的事情。他想了解更详细的情况,但他更愿意换个隐蔽的地方来进行这段对话。最终他决定等候另一个机会的到来。然后安静地听这两个吸血鬼谈话的内容。

“...你知道我绝不会背叛你,主教阁下。我所有的欲望都来自于你。过去,你常常陪伴在我的身边,然而现在你离开了,我感到无比的寂寞,难道我们不可以在我们结束的地方重新来过吗?我还能为你做更多.....”

“安静,Leontina”Negura犀利地打断了她的话。“什么时候你才会明白一切都结束了?不要活在过去,如果你想让我对你好一点,那你就不能做出一些不敬的行为破坏我们之间的信任”

Draco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在领导者看来,Leontina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犯的一个小小的错。

“但是你确实知道你在大多数的时间还是信任我的,对吗?”她略带急促地低声说道,本能地冒出了几句方言。

“我不再那么确信了”他平静地反驳道。Draco清晰地听到了,他们现在离他们很近。因为他的父亲近乎停了下来,等待着进一步指示。然而Negura和Leontina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们也停了下来,女人拉住了领导者的袖袍,专注地看着他。

“为了证明我对你无尽的忠诚,我有些东西要给你看”她急切地说道,仿佛希望收到表扬一般。

“是什么?”他直截了当地问,声音里没有一丝兴趣。

然后她从袍子里拿出一个小黑盒子。Draco谨慎地瞥了一眼,意识到它看起来像一个戒指盒。领导者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笑地看着。她打开了盒子,然后拿出.......什么?Draco困惑地眨了眨眼睛,试图集中他注意力,但是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她在Negura面前举起了紧贴在一起食指和拇指,接着她好像对着它吹了口气。

“我早就想给你了,但是你一直没有给我时间”

领导者保持沉默,她继续开口。

“我是在你卧室里找到的,更具体点,是在你告诉我抢劫事件的几小时后,在你床上发现的。这是属于人类的头发,亲爱的。更确切来说,这是一根美丽的曲卷的女士的长发,它闻起来像草莓糖浆”她把这根头发拿到鼻子上嗅了嗅。“嗯,真可爱。她一定还很年轻,我敢肯定她也许和Draco一样大。这证据表明要么你有一个你忘记提到的访客,或要么这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小贼”

最终Negura抓起了头发,把它放在鼻子附近。

“巧合的是,当时没有人来拜访我,也许被你猜对了。谢谢你,Leontina。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完全原谅了你.......”他的说话被打断了,她突然靠近并激情地吻住了他。Draco整个脸都红了,他把头转向了一边。激吻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Negura迅速地推开了她,若无其事地擦了擦嘴唇。

“我会找到这个女孩,甚至允许她与我分享我的床,如果她如此想体验的话,然后我会把她干掉”

Leontina瞪着他,仿佛受到了打击一般,但他对此漠不关心。

“Draco,Lucius,跟着我”当他经过他们的时候他严令道。Draco看了眼他的父亲,两人的相视无言后转移了目光,他们继续前进迎接未知的命运。


评论(1)
热度(19)
为伏地魔疯狂打call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