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肉酸痛

【续翻】The cave incident 二十三章

无授权续翻,渣翻

23.纹身

南英格兰,克劳利,克劳利医院

2000年12月22日 11:40

让Harry厌恶的是,Ross护士来得比预期还要早。他没有足够的私人时间来让他理清头绪。他开始冥思苦想他和Voldemort之间不可思议的关系,在这几天里,他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要解决很多事情。通常情况下,他的直觉可能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他可以更多地依靠这种直觉,但也许一个人独自下决定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错误。Harry非常清楚Voldemort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巫师,而且他无数次的想杀死他。从这一点看来,任何事情都不能改变他们对彼此的厌恶和水火不容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没有把他的敌人丢在那个寒冷的采石场任他自生自灭呢?不需要经过任何努力,他将扮演某种病态扭曲的英雄来赢得这场无休止的战争。这个想法是多么的荒谬。他自欺欺人地想到也许是因为在冰冷的洞穴所遭受的苦难而导致他出现了这种柔弱的情感。应该还有其他更出乎意料的原因,尽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且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但是他很确信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Harry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悠闲地坐在Riddle的病床边,他毫无疑问地意识到,任何一位凤凰社的成员看到黑魔王像个等待被宰杀的绵羊躺在这里都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身为救世主的他会怎么做,只是坐在这里漫不经心地玩弄自己的大拇指么?

Harry抬头看着那个年轻的金发护士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些荒唐的话漠然地嗤笑了一声。他转身面向黑魔王。他不能考虑太长时间,他需要找一个动手的理由,如果他没有杀死处在睡梦中的Voldemort的意图他会受到谴责么。他压根无法想象自己能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也许他可以为了自卫或是为了保护他的朋友而下杀手,但他不能因为Trelawney那个该死的预言而成为杀人犯。 

“所以请告诉我,Potter先生,他是来自哪个星球的?”

护士的问题接踵而至,Harry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他只听清楚了护士向他投掷的最后一个问题。最终当他完全回过神来时,他显得十分惊讶和不悦。

“你说什么?”他呛了口气。他想要戳一戳自己的耳朵以确保能清楚地听清她所说的话。

“噢,得了吧,我说真的,他不是人类,对吧?”她戏谑地说道。“他看起来甚至都不像一个人。坦率地说,我认为他是一个从飞船上下来的外星人,试图(不是非常成功)从人类内部来研究我们的社会。我指的是你看他脱离了任何正常人的定义,没有鼻子,没有头发还有他那古怪的眼睛。不仅仅是这些,还考虑到我们设备所出现的障碍,他奇怪的身体机能,异于常人的治愈能力,这是唯一合理的结论。此外,你听过谁能在血糖受损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么?普通人的话早就死了。我很好奇他从哪里获取能量来维持生命的。”

她用手梳理着落在她脸上的头发,期待着年轻巫师的回复。

Harry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出于某种原因他替Voldemort感到有些冒犯。

Ross趁着他还在犹豫的时候继续她的胡言乱语。

“我和Andrea争论过这个问题。我和她都是X档案的铁杆粉丝。你知道这个连续剧,对吗?不像我,她坚持认为他不是外星人,她认为他是一些失败的基因工程产物。我想你是唯一知道这个谜团答案的人”

她嫣然一笑然后对他抛了个媚眼,但Harry处在恼怒之中,对此视若无睹。

在他看来,她的行为不仅无礼还极度惹人厌烦。他隐忍不发,欲言又止。更难以想象的是Voldemort依然像个病重患者躺在那里无法反驳这些针对他的无礼之言。最终Harry忍无可忍,他气急败坏地驳斥了她的话。

“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这一点也不有趣!你刚刚说的话是多么的无礼!尽管我讨厌这个男人,但我觉得我应该在他无法维护自己尊严的情况下为他辩护。他是一个人类,不是什么疯狂的外星人,更不是基因工程的产物!另外,我不认为你应该多嘴饶舌地道出别人的健康状态隐私,清楚了么?现在帮我个忙,带我回我的病房还有不要再发表任何愚蠢的看法”

让Harry感到满意的是在听完他所说的话之后她立刻变得面红耳赤。

“如果我冒犯了你我感到十分抱歉”她吞吞吐吐地说,尽管她的声音显得毫无诚意。然后她走到他身后,推着轮椅走向门口。

“嘿,这完全与我无关!”Harry咬着牙沉默地想到:幸好他仍然不省人事。

护士似乎并未介意他的恼怒。

“有趣,我不了解你的朋友,但是我没想到你会如此维护他”

Harry已经放弃再向她解释了。

“他一定也有特别好的一面,让我想想.....”护士一直费尽心思与他谈话,Harry真的不想再听她无休止地谈论Voldemort了。

“我知道了!”她突然高兴地说。“他的纹身,我认为那很酷。他左前臂上面的纹身很可怕,但是他背上的那些纹身太棒了。我会非常乐意拥有它,你也有那样的纹身么,Harry?”

“幸运的是,我没有”Harry彻底明白她的话之后反驳道。

“等等....他的背上也有纹身?”他顿时感到十分好奇,Ross护士很满意他的反应。

“是的,在他的肩胛骨上面,你不知道么?”

“不知道”Harry愤愤地答道。接着他提出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它看上去是什么样子的?”

她情不自禁地笑了,Harry更加恼怒了。

“我不能告诉你,亲爱的。我不想让你指责我泄露他的个人资料。当Moore先生醒来的时候你可以去问他,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肯定会向你展示他的纹身的。”

‘呵,他见鬼的会愿意’Harry苦涩地想。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保持沉默和冷淡的态度,尽量把他和Ross之间的谈话降低到最简短的回复。他内心深处很困扰,他确信,无论Voldemort背上的纹身是什么,它都不是为了装饰而存在的。他必须找出Voldemort使用它的意图,可能是用来联系食死徒的新途径?黑魔标记将被取代?那些尚未得出结论的问题让他感到坐立不安,他知道想要获得更多信息的唯一机会就是回到ICU病房看一看具体情况,但这样会显得他太过可疑,而且他无法做到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此刻,他不能说他承受了过多的压力。显而易见的是Voldemort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揭露关于他衰退的秘密。

大概两小时后,当他已经完全陷入消沉时,他的缪斯女神给他带来了希望。

Rodgers医生出现在门口,穿着便衣,一只手提着医疗急救包,一只手提着旅行包。

“Harry”他没做进一步说明,“做好准备,我们要出发了,计划有变,你上车后我再向你解释”

Harry差点从床上摔下来,他赶紧拿起医生从包里取出来的医用大衣。

“把这个带上,我不想让你在快要痊愈的时候又感冒了,等到我家的时候我会借几件衣服给你,你的衣服不能再穿了,它又脏又臭。”

“太感谢你了,Daniel,Volde.....Walter怎么办?”

“他当然会和我们一起。他已经开始苏醒了,看上去足够安全,复发的风险很小。”

“所以你要带我们去你家?”Harry扣好安全带问道。

“没错,希望你不介意在那里过夜。对了,你没必要为Moore先生担心。我可以向他提供他可能需要的任何医疗服务,明天早上我将兑现我的诺言带你们去伦敦。”

Harry欣喜若狂。

“谢谢你,Daniel.......真的太感谢你了”

医生笑了笑,然后走过来准备扶他,但是Harry已经站立了起来,动了动他被石膏包裹住的脚,当他找回了重心就快速大步地朝出口走去,然后他回头看了眼处在讶异中的医生。

“呃.....我们现在能出发了吗,Daniel?”

回过神的医生面带笑容地跟随着他的脚步。

 

 

 

2000年12月22日,早晨

牧场附近的洞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薄雾洒在被霜覆盖的景物上。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示意着万物终将复苏。Hermione被冻得浑身战栗,她对着冰冷的手指不停的呵气好让自己回点温。她试图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但没有多少效果。她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环顾四周,以确保自己不是一个人。幸运的是Ron尽职尽责地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全神贯注地盯着在他面前被薄雾环绕着的矮树林,她知道就在她的右侧,Neville和其他人同样也在坚守阵地。

Neville是她曾经的校友,昨天刚从摩尔达维亚赶来,那个他学习和发现新神奇植物的地方。

很多和他一样的巫师和女巫听闻了魔法部潜伏的动乱之后就回到了这里,以伸出援助之手。Luna,Dean,Seamus,Hannah,Terry还有一些邓布利多军的其他成员宣称他们将在未来两天内回来。另一方便,当Voldemort的那些残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时很多人像往常一样离开了。

有时候Hermione真心希望她能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纷扰的世界。

一道低沉的咆哮声把她拉回了现实。她试图稳住呼吸毅然举起魔杖,在进攻前的最后一刻总是最糟糕的。

就如她所想的那样,下一刻她终于看到了他们,迷雾中慢慢显现出几十个人影,他们从容不迫地走向他们。

“做好准备!”她听到Arthur喊道,怪物把它当成了进攻的标志。

空中穿过几道Hermione发出的魔咒,头两具尸体倒在了地上。他们没有停留太久,然而,很快他们又慢慢退回到了原地。她试图跟上他们,但他们移动得太快了。

“Hermione,注意身后!”Ron在附近大吼道,她转身面向他,看到他一脚踢开了正准备攻击他的吸血鬼,怪物脚下一绊,跌倒在他抽出的木桩上。Ron来不及去确认他的死活,随即马上跑过去帮助她。

“用木桩!”他朝她高声喊道,但是他的声音被其他声音淹没了。

“Ron!!你在做什么?你必须坚守你的阵地!”某处传来了Kingsley责备的声音。

“木桩?木桩?!我做不到,Ron!这太.....太恶心了!”Hermione大吼道,她和前任部长联合把这三个近乎人的生物绑在了一起。

“我们别无选择!”他哀怨到然后转向在她身边的另一个人。“你必须要这样做,就像我这样”说着他把木桩插进了吸血鬼的胸膛,可怕的溅血声随之响起。

“我做不到!”她尖声叫喊。

Ron开始感到很恼怒。

“他们只是走肉行尸,Hermione!你不是真的杀了他们!你无须深思熟虑,他们不是可怜悲惨的家养小精灵!”

“你怎么能这样说?他们能动,能思考,能交谈!要是我们的朋友变为吸血鬼的话怎么办!你也会对他们下手么?!如果是Harry的话.......”她停止了长篇大论,开始抽泣起来。

对此Ron没有找到答案。他哑口无言地站在她的身旁,直到Kingsley简略地宣布演习结束并跨步走出了灌木丛,狂暴的吸血鬼在那一瞬间消失了。

“你会那样做么?你会对Harry下手么,Ron?”她泪眼婆娑近乎恳求地询问。她的男朋友吃惊地看着她,然后他怒了努嘴。

“我绝对不会那样做!”他愤愤地挠了挠他的长鼻子。

“那将是个致命的错误”

他们俩转身看着Ron的父亲——这个语出惊人的男人。

“那样的话吸血鬼会毫不犹豫的利用这个优势来对付你”Arthur低声补充道,他走了过来,紧随其后的是 Fred,Percy,和Neville。

“别这样,爸”Ron紧张地笑了笑。“我们说的是Harry,他绝不会做那样的事。再者来说,他现在肯定很安全,找到他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在这个过程中除掉吸血鬼只是额外的红利。”

Weasley先生还没来得及问他儿子的话Kingsley就声音低沉地开口了。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你们应该要意识到这是一个严肃认真的演习,如果他们是真正的吸血鬼的话,你们两个都会死的。”

Hermione担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沉思片刻后她抬起了头看着Kingsley。

“我们不是傲罗,Kingsley”她坚决地说。“我们不知道怎样捕杀吸血鬼,在这之前也没有人教过我们。.......我实在不想这样说,我不认为我们有机会能与他们抗衡。”

Ron张嘴想说话,但她打断了他。“不,Ron,试着现实一点。客观来说,吸血鬼只能活跃在黑暗中,你几乎看不到他们”她针对性地看了眼他们选择演习的地方,薄雾几乎消散了。

“他们能飞,而且他们速度很快”她继续说道。“他们是自我变形的大师,他们可以使魔法失效,这意味着我们不能用任何咒语来消灭他们。你必须把木桩刺入他们的心脏才能真正的杀手他们,所以你必须足够靠近他们,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即使是傲罗也要经过多年的训练才开始捕猎这些夜间生物”

Shacklebolt仔细听了她的陈述,最后微微地点了点头。

“Hermione,我完全能理解你的担忧,然而这不再是关于反抗吸血鬼的战争。更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援军,敢公然反抗并且愿意加入我们的人还远远不够多。因为预言家预报的毫无作为,我们需要向公众散布消息。我们还需要拯救那些在魔法部幸存的巫师和女巫。因为吸血鬼要确保他们的食物供应,所以他们不需要攻击更多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不为人知的避免恐慌的方法。然而,他们一旦缺乏食物就不得不离开安全的地垒。除此之外,如果我们的计划成功的话,就能获得幕后指使者的更多情报。我个人认为幕后主使人是Umbridge的最高顾问,那位领导者,他是非常神秘的一个官员不是吗?”

当Hermione还在认真琢磨时,Arthur趁着这个机会向他们发出作客邀请。

“我们进去一边喝茶一边商讨吧。这里太冷了。”

“恩,我的脚趾都冻僵了”George认同道。

“那是因为你穿着自己店里的那些搞笑的鞋子。你为什么不在它们改变鞋码的时候穿上他?”Percy看着他的兄弟责问道。

“你为什么要问你已经道出原因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我的多码鞋很完美,它们从不在同一个地方夹我两次”

Percy翻了个白眼,Ron大笑着,Hermione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关注着Neville和前任部长的谈话内容。

“有一件事我实在不明白,魔法部有那么多傲罗为什么他们不战斗?他们应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能阻止它!”

“噢”Kingsley叹了口气,“不错的观点,男孩。问题在于他们不能”

Neville困惑地皱了皱眉。

“为什么不能”

“因为他们没有指令。我知道你觉得奇怪,请让我解释一下。傲罗通常被允许根据自己的最佳判断行事,他们还被允许使用超出阿兹卡班大多数巫师使用频率的黑魔法,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要与很多黑巫师作战,他们毫不犹豫地使用最坏的魔法对付他们。但为了这个自由,他们要付出代价。一旦他们违反了法令他们将被判处终身监禁,这和使用不可饶恕咒是一样的惩罚”

“为什么不允许他们战斗呢!?”

Hermione看着Neville陷入了困惑,然后与Weasley疲惫的目光相遇。

“这是因为Umbridge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Neville。在我离开魔法部之前,我听说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最高机密”上,这让领导者成功的掌控了魔法部,Kingsley推断他是一个吸血鬼,如果他的推断是正确的话那么我认为这解释了一切”Arthur用他沙哑的声音回答道,然后他打开了走廊的门。

“此外,你能想象那个婊子大公无私地为我们办事么?不,别逗了。没人在意她”George尖刻地评论到,他走进了门,试着脱下那双超小的鞋子。

“我认同Arthur的话”Hermione点头表示。“我认为她对此毫不知情,如果她知道她在为吸血鬼办事的话她会马上采取对策,因为她痛恨所有非人类,我还记得五年前的那次半人马事件。”

“对,没错。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傲罗应该在她或领导者没有发出命令的前提下采取行动,我敢打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像我们一样离开了魔法部,如果我们找到他们并说服其加入我们,那么……”当Kingsley抓住他的肩膀时Ron中断了讲话。

“Ron,他们不愿与政府作对!这会引起一场内战!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必须找到另一个解决办法。”

他们围绕着一张老旧的木桌坐了下来,Weasley夫人为他们准备好了茶。“方法很简单,我们必须先找到Harry!他有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能把人们团结在一起,这是我们现在正需要的。”Heimione宣布到。

“那当然很好”Kingsley茫然地说,搅动着他的饮料。“但不知怎么的,我已经开始失去我的信仰”

Heimione注视了他一会,然后她又看着穿过窄窗户的阳光。她决定她要坚守她的信仰。

 

 

 

南英格兰,克罗伯勒

2000年12月22日 14:53

Harry坐在白色的路虎车上,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最终车停了下来。作为一个司机来说Rodgers医生还不算太差。他足够小心谨慎,Harry没有公然认可他的车技,他腿上的石膏提醒着他Daniel两天前的驾驶技术。开着同一辆车Daniel应该会感到焦虑,这同样也造成了Harry现在的窘境,诚恳地说,他对医生所引起的车祸没有丝毫记恨。而且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他感到唯一不适的是无法弯曲他受伤的腿。无疑他上车的过程逗笑了很多人。为此他耗费了一些时间,他必须把打着石膏的腿放到前座之间的空隙里,只有这样才好让他爬近车里。当Ross护士帮助他的时候她的窃笑声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幸运的是,这是Harry最后一次看到她了,他喜不自胜。

关于这次旅行,他没有什么要抱怨的,这个黑魔王除外,Harry再次当起了他的靠垫。仅仅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这一点,他的精神上和生理上都不会再受到折磨。在洞穴里共同遭受了六天的磨难之后,他对他们之间的这种亲近关系变得相当有抵抗力了。除此之外,如果医生没有让Voldemort躺在他身上就更好了。由于他想不出合理的理由来拒绝这样做,他又一次被迫进入Voldemort的私人领域。然而,Harry不会因为与黑魔王的亲密接触而感到欣喜若狂,更不用说他的呼噜声了。

尽管声音不是很大,但Harry觉得这很让人分心。

在他看来,穷凶极恶的黑暗君主不应该发出如此荒谬的声音,它太过世俗了。

Riddle偶尔会说出一些毫无道理话激怒Harry。

有时他几乎可以确信Voldemort醒过来了,他甚至看到他睁开了猩红的眼睛随之又立马闭上回归到虚弱无力的状态。这差点让Harry吓出心脏病。

Harry心烦气躁,他只希望能尽快到达目的地,他明显外泄的情绪没有逃过医生的眼睛。这个毫不知情的男人显然确信Harry在因为那次车祸而感到不安。时间在一片死寂中悄然流逝,Harry十分头痛,他感到疲惫不已。

最终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医生把车停在了车道上。Harry抬起他沉重的眼皮简略地扫了一眼,这是一座立在一排与它类似住宅之间的整洁的民宅。房子前面的大草坪让他想起了在德思礼家度过的暑假,草地上覆盖着霜和积雪,中间立着一颗小云杉,上面挂着圣诞彩灯和装饰品,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象。Harry欣赏着这一切,短暂地品尝着迷人的圣诞节气氛,他突然意识到他对Daniel的和平和无知感到有点嫉妒。

只有麻瓜才会称Voldemort为Walter Moore并且邀请他在家中过夜!

感谢他的无知!

这都是我的错,Harry暗地里想到,他眉头紧锁着。

与此同时,Daniel打开了另一边靠里面的车门。

“Harry,我知道你很累了,但是你能帮我把他弄出来么?”

在Harry开口说话之前,Daniel已经抓住了睡在他膝盖上的黑魔王,准备把他拉出来。

“嘿!可以,但是小心一点!”他立马答道,试图支起Voldemort的头和肩膀。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医生把Riddle揽入怀中然后扶起他,这百年难遇的景象,很遗憾丽塔·斯基特不在这,不然她将轻易为她的专栏获得年度最佳照片。

“跟上我,Harry”Daniel带着负担费力地向房屋走去,闻言Harry紧紧跟在医生身后,由于他受伤的腿,他走得不是很快。他们走进了一个大得令人惊讶的前厅,里面有四扇白色可能通向厨房或是其他房间的门。入口处有一面和人差不多高的镜子,Harry在镜子面前停下了惊讶地盯着自己。他比以前更瘦了,尤其是他的脸,他戴着的那副有棱角的眼镜使他看起来更老了。天啊,他现在这幅模样看起来就像他当年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的父亲。他甩了甩头,试图甩掉这一想法,快步跟上Daniel,Daniel正吃力地爬着楼梯。年轻巫师对这个人产生了同情心理,因为他知道Voldemort的身体有多么沉重,他可能非常瘦但是他差不多有七英尺高。在这种情况下,他明确地感受到他体内浑厚偶的魔力,如果他有魔杖他就能轻而易举地让他们漂浮起来。

“Potter.......”

“恩?”Harry回应道,再一次陷入思考,片刻之后他意识到那不是医生的声音。

“我觉得他在叫你”Daniel说道,喘了口气,转身看着吓得魂不附体的Harry。

“哈....快点,Daniel”他变得有点结巴,然后凝视着Voldemort,他苍白的手指紧握着,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血红的眼睛仍然闭着,但他醒过来也只是几分钟的问题。

“这里”医生把他们带到一个普通的舒适的房间,Harry立刻注意到这个房间有点不对劲。粉红色的墙面上贴着蝴蝶和花朵,几个娃娃放在小床的枕头上,贴着着迪士尼公主照片的小扶手椅,地上摆放着一只大毛绒老虎,书架上立着基本儿童文学,他终于明白过来了。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小女孩的房间。

他感到他的膝盖在发抖。

“Daniel......这是什么?”

医生把Voldemort放到房间中间的一张宽大的气垫床上,给他盖上毯子。然后直起了他疼痛的背部。

“喔,这是我女儿Annie的房间,我之前应该提到过她....”

当医生看到Harry怀疑地摇了摇头他皱了下眉。

“我没提过?我,我........太失态了!但是你不必担心,Harry。她不会睡在这里,她会和我妻子Alice睡在我们的房间,我将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和善地说道,看了看四周。“我很高兴Alice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床,在我们离开医院之前我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你们会过来”他向黑魔王挥了挥手。

“Daniel”Harry低声说,他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会晕倒。“你....你结婚了?还....还有女儿了?”

“是,你很快就会见到她们了,我妻子去学校接Annie了。Harry.....你还好么?你的脸色很惨白”

他靠近几乎忘了呼吸的Harry。

“你需要躺下”医生低声说然后把手掌放在Harry的额头上。“认真的说,你需要休息一下”

“顺带一说,你头上有个很有趣的疤,它的形状让我想起了一道闪电”

“真的?”Harry茫然地说,盯着床上翻了个身的黑魔王。他闭上眼睛稍微平静了一点,没有放在心上,他认为他会说服Voldemort宽恕这个救了他性命的医生,他希望他们能熬过这个夜晚,不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故。但绝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他无法想象要把这个杀人凶手介绍给Daniel毫无戒心的家庭。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没有任何退路了,他别无选择,只能尽最大可能处理这种情况。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Harry睁开了眼睛,看到医生弯下腰在检查他的情况,Voldemort已经快要完全恢复意识了。

“你怎么敢碰我......Negura.....”

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在听到Voldemort高亢,清楚的声音之后是多么令人不安。

Harry厉声说道。

“不,不,不!Daniel,别这样做!”他抓住年长男人的胳膊把他拉了出去。

“Harry.......?”医生正要开口但是年轻的巫师打断了他。

“Daniel,先听我说,我需要一些时间和他独处。事关重要,请相信我!我不知道当他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陌生人他会作何反应,再说你是个医生,我告诉过你他有多讨厌他们。这真的不是在针对你,请让我们单独呆一会好让我向他说明一下情况。”

Harry觉得他真的走投无路了,Daniel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离开了房间。Harry顿时松了口气,他慢慢地瘫倒在地上。

“呼....太险了”他睁开眼,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睛正盯着他。

‘Potter’Voldemort无声地动了动嘴角。


评论(5)
热度(26)
为伏地魔疯狂打call

关注的博客